【all叶】心械06

失忆
无人问津放飞自我系列
这章些许ooc
正剧开始
喻黄叶片段
06
  他们便出去了,带着一身不怎么过心的掩饰。喻文州和黄少天带了副墨镜,叶修则不过是头顶一支刚好遮住眼睛的鸭舌帽。都默契地对眼睛做了掩饰,倒也是削弱了不少来自他们身上几分不明的锐利。没什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现在不过是二十几岁处于风华正茂时期的青年罢了。
  居民区的不远处便是商业区,那种来自人群的热闹劲、亲切感便随着路边小吃的味道飘过来了。夜晚的商业灯亮着,照明这繁华街区便又是另一个世界。来回的,轻巧又放松的身影遍布整个视野,笑语又充斥着整个听觉。这真是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在此之外的地方就是战区。跟那个子弹穿梭,刀剑...

【all叶】心械05

失忆
短小并不精悍
无人问津放飞自我系列
喻黄叶片段
05
  黄少天挣扎着从沙发里爬起来。他睡着了。他记得睡前自己就坐在这里看喻文州有一口没一口地将那盘咖喱消灭掉。那人看起来吃得食不知味,嘴里的东西没嚼几下就咽了下去,甚至连那碗汤都不加在意地喝了。他看得胃部隐约发痛,就被过身子没事儿人似的会周公去了。
  醒来时面对的仍是一副没人来过似的客厅。正午的太阳把这空间里的一丝一毫都照得格外清晰。盘子洗净被收了,对面沙发那块歪斜的靠枕被摆正了,坐在那里的人也没了,肯定跑楼上去找老叶了。
  黄少天冷静地捋清思路,也没有产生去楼上的欲望。他现在正想着空着肚子的叶修该是个怎样的模样,眉头...

【all叶】心械03-04

失忆
无人问津放飞自我系列
喻队出场
轻微喻黄叶
喻叶+黄叶片段
03
  黄少天回来时餐厅是一副整洁的模样。桌子被擦净,餐盘清洗擦干后被归置在橱柜,仿佛所有都回归了曾经一样,整个空间里竟是没有残留一丝曾有人存在过的痕迹。
  除了为他保存好的那一盘咖喱,保鲜膜封好,温度犹存。旁边竟还多了一盘新制的水果拼盘,白色砂糖均匀地撒在上面,也有了几分精致感。
  在这个时间吃这些东西算是丰盛,黄少天扔了一块苹果丢进自己嘴里,他只需享受此刻的美好便是。
  苹果微酸,还粘上了旁边切橙的味道。砂糖纯粹的甜和苹果的清新混杂在一起的确是一种享受。黄少天放赖似的往身旁的沙发上一瘫。
 ...

【all叶】心械02

失忆
短小并不精悍
无人问津放飞自我系列
黄叶片段
02
  “少天儿。”
  这称呼就自然地从口中说出来了。去掉姓氏的称呼亲昵得要命,两个字从嘴中吐出时带着几分熟悉的暧昧,那份怀念感令人惬意,慵懒间舌尖一挑那儿化音就跟着出现了。叶修是想问黄少天,他们电饭锅里面米饭的量是不是过多了。
  他全然没有想到这个称呼又可以激活黄少天的某个兴奋点。只见那正在切菜的人拿刀的手一顿,叫着他的爱称又蹭过来了,带着一股感人的洋葱味。
  “老叶老叶!”黄少天摇动着不存在的狗尾巴,整个人都带着一股讨好劲儿。“再叫我一遍,就是那句‘少天儿’就是带着儿字的那种!老叶你知不知道你的声音有多么好...

【all叶】心械 01

黄叶片段
01
  他吸气,如同刚刚破壳而出的雏儿。每一股吸入体内的氧气都被小心对待,吐出体内时也是添了几分谨慎。新的气体吸入肺中,他这才感受的生命和力量给予给他对某物的渴望。渴望总是和动力相伴,于是再次吸气,呼气……
  如此这般胆怯地重复数次后他便才拥有了睁开双眼的能力。
  先不说是陌生的天花板,他连自己平常所熟识的天花板都不记得长什么样子。于是这睁眼后的一切景便成了他大脑记忆中的第一篇章——整齐摆放在书柜里的书,整齐规置在屋内的家具,即使是数量繁多也依旧整齐摆放在床头的瓶瓶罐罐……哦太好了,就在产生视觉疲劳和干渴感时他发现触手可及之处放着一杯水,伸手时触碰到的温度...

作品目录

懶懶貓兒看萌點:

烤鸡腿_日翻那个老叶:



——吃我文安利啦!



【双叶】并蒂莲 



【双叶】双叶花(并蒂莲番外,叶修视角一发完结) 



【双叶】一枝合欢(并蒂莲后续,很难吃的肉) 



【双叶】你再来捣乱啊(肉) 



【包叶】这里有颗包子 



【喻叶】浸食(喰种PARO) 



【ALL叶】八十年代怀...

烦烦的扩音器的全职同人文目录

🤐烦烦的扩音器🚬:

放个目录吧,方便观看~



长篇未完结(不知猴年马月会完结的坑):



  • 【周叶/ABO】Force Majeure (原全员穿越ABO)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王叶/黄叶】忒修斯之船:01 02 03...

【米优】早安早安

1
旁边那个倔强的人仍旧死活都不愿承认自己很冷。
米迦尔将自己的余光偷偷地瞄在那个刚进入孤儿院没几个小时的人身上。那人刚刚把属于自己的围巾和棉帽子塞给了亚子,只留下一句再僵硬不过的谎言后就离开了他们的队伍。圣诞夜的温度在没有保暖衣物的防护下并不可人。米迦尔即使与那人保持着不近的距离也能轻而易举地感受到对方的颤抖。
亚子在一旁拽了拽米迦尔的衣角,圆眼睛里不加掩饰的充斥着同他眼睛中无差异的的担心。米迦尔拍拍她的头示意让她跟上圣诞节孩子们出行的队伍,自己则是脱离集体溜到了那人的身边。
“优一郎?”
意料中的沉寂,对方的注意力被地放在从天空中不断下落的雪花。他和他不过是刚结识的人。
可米...

优一郎仍记得小时候他和米迦坐过山车时的状况——两人被吓得冰凉的小手紧紧地抓在一起,就像是两只小兽瑟瑟发抖地互相寻求安慰。
但谁都固执得不肯说出自己内心的恐惧。
如今他瞪着差不多成年的米迦尔,对方暖呼呼的手正紧紧地握着自己,怎么甩也甩不下去。
“你干嘛?”
“我害怕啊。”米迦尔倒是坦诚得很,开心着咧嘴一笑露出了他的小虎牙,活像一只得逞了自己阴谋的狡猾狐狸。

(爱米优近乎痴狂。
(无意义的小段子。
(今天也爱着米优......

【米优】Journey in the dream

1
那道声音就像是四月从天而降的雨水般澄澈而清晰,也如同那雨水消逝于地面时发出的清脆悦耳。它就这样的透过厚重的迷雾传达到米迦尔的双耳中。
另一端不知站着什么人,透过飘渺的阻碍只能看见一个轻巧到异常的身影——那轻盈的跳跃仿佛可以忽视阻力随时把人带上天空。
声音还是在持续着,带着少年特有的慵懒。
“喂,快起来啦。”

就在车门即将紧闭的前一秒,近藤米迦尔千钧一发地冲了出去。十分钟前他在车厢内昏昏欲睡,最后他也真的随着那沉重的意识昏睡过去。他清醒着自己醒来得及时,否则他就要错过站点在十月挂着冷风的天气里等待迟迟不会现身的末班车。
手中未经过处理的文件时刻提醒着要珍惜手中的每分每秒,米迦尔...

© 糯弥舟 | Powered by LOFTER